咿呀小说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唐奇谭 > 第一百二十七章

第一百二十七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,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

仅仅才过了两天三夜,长安城隐藏多年的地穴鬼市覆灭,并有大神通当众显圣的消息,已然是传遍了长安的地面和地下世界;甚至压倒了重新冒出来作怪的凶兽,和新出现在大内的青色鬼人传说。

而在西国大夏的使臣府邸,刚刚从大内再度探访回来的梁晨邦,也满脸倦怠与无奈的,对着身边的老家人道:

“派人约个日子,请那位高……江生,来府上一叙吧”

“这……”

老家人不由犹豫了下:却是不明对方为何要改弦更张。

“因为,这世道怕是要变了,我也要为洛儿,做些打算了。”

然而梁大使却是轻轻摇头道:

“既然如此,主上何不,痛下决断,将小娘子送回……故国去。”

老家人越发纳闷的建议道:

“那更不稳妥了,如今身为天子脚下的天下首善之地,都能够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异状。难不成其他地方,就能独善其身么?你以为政事堂为什么要将此事公诸于世,又仓促调走相应人等?这不是在未雨绸缪,就是已然有所端倪和征兆了。”

梁大使愈发叹然道:

“至少身在这京城里,我还能力所能及的周顾到她;可要是万一我有个好歹,那洛儿能够指望的,怕不就只有这位,当初愿意为她豁出性命去的先生了。”

“主上,何以如此……”

老家人不由大惊失色到:要知道,就连当初被迫从伊都/天城京(伊斯法罕)出走,又被追赶上来的旨意变相放逐万里之遥,都未曾见到这位主子,如此疲惫和无力的作态。

“抱歉,是我上了年纪之后,越发容易胡思乱想了。但不管怎样,我还是想给洛儿多留一条退路;倒不在乎什么面皮不面皮的了。只是还得劳你多跑几趟,以为寰圆和缓颊了。”

梁大使这才回神过来,对他笑笑:

“请主上不要这么说,此乃老奴的本分,”

老家人连忙垂手恭声道:

而在皇城前庭的东待漏院内。正在等候例行上朝钟声的朝臣当中,也乘着着晨间短暂的等候功夫,七嘴八舌的交流着京城内外的最新轶事和热闻:

“对了,你听说过那个江生么?可真是个灾星啊,走到哪儿都是死伤累累的牵连无数。”

“我却不这么看,我觉得他更像是个有气运之人;所以无论遇到任何的凶险危机,都能够逢凶化吉一予贯之。”

“君不见,金吾卫左右街和察院,费了偌大的气力才进入鬼市,却换来死伤累累,若不是这位正好撞上了关键人物,只怕就真是功败垂成了。”

“这么说他的运气也太好了,几乎每一次都能正好抓住关键所在,就像是有什么在刻意成就他一般的;”

“这是什么胡话,有本事你也拿整个鬼市,拿那些涉事人等的前程,来成就我啊!”

眼见的有人要争执起来,却有人赶紧转移话题道:

“听说,大内里的那位监守殿下,这两日已轮番招进了大青龙寺、大兴善寺、慈恩寺、荐福寺、西明寺、庄严寺等处的诸位僧正、大德和上人;而后又传入太清宫、玄都、昊天、龙兴诸观主……”

“这么说,那鬼市里有大神通现世,并不是通政司所宣称的,以讹传讹的虚妄之言了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你说是些许没有见识的愚夫愚妇,在不明理就的惊骇之下,胡乱指认宣称也就罢了。可是当场搜拿出来足足数千人,还有许多在场金吾将校和公人的目睹,这都能作伪欺众就是在太难了。”

“所以,那些涉案的相关人等,如今都被相继打发出京,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缘故么?”

一时间,东待漏院内的偏厅中,都因为一片失声而寂静了下来。

而在皇城大内的深处,一处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历代名家字画和书卷,而显得古色古香、风雅亦然的殿阁内;埋首作画的监守殿下,也在一边运笔如飞,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:

“对于鬼市之中,突然有神通显圣之事,你们又是怎么看的,当下没有外臣在,都给我畅言无妨。”

“奴婢倒是觉得,那几位法师和僧统,说的似有几分道理。”

海公眼观鼻鼻观口的谨小慎微道:

“天地万物果然是相生相克,既然正逢妖异之物出世,自然也就有大能入世,以为调服和降之。”

“可是孤于心不安啊!”

监守殿下的画笔突然一顿,在将近完成的寒山花鸟绘卷上,似有灵犀的抖手重重一点;顿时就让整幅只有白描线条的画卷,顿时变得栩栩如生的活灵活现起来。

“奴婢惶恐!竟不能为殿下分忧。”

海公连忙曲身跪地道:

“此事怪不得你。”

然而,监守殿下看都没看他一眼,拿起绵尽如雪的画纸,对着透明窗楹照进来的,轻轻的弹了弹残墨又吹了几口气;这才转身对他温言道:

“孤只是有些自责,孤蒙圣主信重而留守上京,却一直尸餐素位、无德无能;竟不能阻止妖异祸害百姓,也未能令出世的大能归心,为天家所用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海公闻言却是一下子拉长声调,汗流浃背的扑倒在地上,浑身都隐隐颤抖起来。这时候,一卷带着上等新墨香气的画卷,也被丢到了他的面前。而后监国殿下也开声道:

“阿海……”

“奴婢在!”

海公连声应道:

“你从来就没有令我失望过吧?”

监国殿下温声道;

“是,还请殿下放心,奴婢就算粉身碎骨,也要将那出世大能给找出来。”

海公突然福至心灵道:

“嗯?”

“奴婢明白了,奴婢定当竭尽诚意,礼贤下士,以为展示天家的黄璜气度和恩德浩荡。”

海公又连忙补充道:

“好,这幅新作,就赏给你了。”

监国殿下这才温笑道:

“此外,还有一事,尚需秉明殿下。”

海公随即又想起来什么连忙道:

“哦?”

“那过时被查抄之后,所获的数千人,已经分批安置在乐游原的大馆,只待慢慢的甄选和鉴别。”

海公头也不抬道:

“只是鬼市所在之处,因此空出来之后,又当做如何处置,奴婢还请殿下示下。”

“这种小事,你让他们几个经办衙门,合计之后看着办就好。”

监国殿下不以为然道,然后又想起来什么:

“对了,你们不是正好给一个关键人物请功么,不妨问问他的意见好了。”

然而,待到脚步声远去彻底消失之后,海公才敢慢慢的站起身来,看着手中的画卷,却是嘿然冷笑了一声。

而当全新的一天,在春暖花开的沥沥鸟叫声中到来时;清奇园内似乎已经有些东西,也在不经意间变得不一样了。

难得没有熬夜,而在某种充实感中醒来的江畋,也静静看着怀里的美妙人儿。明翡,这是江畋给她起的新名字,以为纪念她在地宫当中的银邪祭礼上,那副令人惊艳和回味不已的明妃打扮。

足足做了一整晚的抱枕和暖床工具之后,她漠然如燃烬和死灰的眼眸中,似乎又多了几分生气;随后又慢慢变成了一丝,难言之隐式的焦灼和羞涩;直到磨磨蹭蹭了好一会,才心满意足起床的江畋,将她交给了召唤而来的阿云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